《秦爷的夫人是神算》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(完整版未删节)

时间:2022-01-20 21:57:53作者:易升来源:zzy

小说简介:鹿宝儿秦北也是著名作者易升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。书中情节起起落落,扣人心弦,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。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!。”郭西羽浓眉紧皱,悠悠开口道:“我是想问,是否能成,会不会对我事业有影响。”“...

《秦爷的夫人是神算》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(完整版未删节)

“既然看完了,我想算一卦。”郭西羽这次态度诚恳了不少。他想知道,他要做的事情,是否能成功。

鹿宝儿摇了摇竹筒,递给他道:“抽一支。”

郭西羽犹豫了一秒,伸手抽了一支。

签上写着:凶,大凶

鹿宝儿拿过竹签,解释道:“你要做的事情本就凶险万分,就算是做成了也会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,我建议你慎重考虑。”

郭西羽浓眉紧皱,悠悠开口道:“我是想问,是否能成,会不会对我事业有影响。”

“大凶的意思是事成之后受伤导致残疾,失去最重要的人,被最爱的人记恨一生中的某一项。对事业没有影响,你可以放心去做。”

郭羽西半信半疑道:“你可算得到我要做何事?”

这要是能算得到,他佩服她。

“报杀父杀母之仇!”

郭羽西浑身一震,被鹿宝儿轻松的说出来,眼眶情不自禁地红了,“我年幼失去双亲,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在面前,他们冰冷的身体,闭不上的眼睛,成为我每天晚上的噩梦。我就算是误了终生也不会让侩子手逍遥法外,就算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。”

鹿宝儿低眉,叹息一声,拿起她放在桌子上的天眼,道:“今日看相算卦结束了,以上部分收费十元。”

“啥?”

郭羽西以为自己听错了,也是没见过如此良心的算命先生。

鹿宝儿低头微笑,“这是基本的看相算命,我会,其他人也会,所以收费十元。”

“那……就这样结束了?”郭西羽感觉有点儿儿戏。

他以为鹿宝儿会有些不一样。

如今看来,本事是有,可没有特别的过人之处。

鹿宝儿不疾不徐道:“初来乍到,我需要结交一些权贵,用以铺路。你是我看中的第一个人,我可以为你更加准确的天算。”

同时,她也是看中他的品性。

若是奸猾之人,她收了十块钱,立即让他滚蛋。

只有可交之人,她才愿意替他天算。

她可以成全一个好人,却不能捧起一个坏人。

“何为天算?”

鹿宝儿把天眼举起来,道:“天算跳脱了三维空间,超越四维空间,像是上帝一样,站在五维的视角,来观看你的一生。以我的道行,只能为你避三难,躲三劫,看三人。”

“何为三难,何为三劫,何为三人?”

郭西羽不由地严肃起来,这听着才是一个真正神算该有的样子。

“三难,死难,病难,心难;三劫,天劫,人劫,物劫;三人,爱人,近亲,外人。”

郭西羽抿唇,眼眸露出震惊,浓密的睫毛遮住眼底的幽光。

他冷静了一瞬,上前朝鹿宝儿重重地弯腰,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大礼,开口道:“鹿姑娘大恩大德,我郭西羽会铭记于心。将来你就是我的朋友,遇到什么事情,我能帮忙,必会出手。”

“郭先生不必如此。”鹿宝儿扶他起来,笑道:“今日天算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收,我的规矩,上门改风水,看墓穴,该人气运,天算等全部收一百金。”

郭羽西面色激动道:“鹿姑娘做的事情,乃是逆天改命大事,收一百金是应该的,我随后就让助理帮我准备钱。”

一百金对于权贵之人根本不算什么,若是能预知三难三劫三人,这简直就是神话一样,仿佛在做梦。

难怪当初她面对刘志国的时候,敢说出他命不久矣的话。

这家伙,怕是已经掌握了阴阳之术。

天下会看相算命的很多,但真正有本事的一个巴掌都凑不够。

跳脱三维空间的束缚,超越四维空间,能看到五维空间,这怕是已经超越了科学的探索。

他理解鹿宝儿前面说的,要与她结交朋友的原因。

这种通天本事,若是没几个厉害的朋友,她怕是只能躲到乡下,让一身本事埋没,才能活命。

秦北也纵然厉害,也不可能与所有人为敌,更是护不住她。

她要不就一直在乡下永不出头,要不就是踩着做有人,站在权利与财富的顶尖,让所有人都惧怕。

郭西羽现在完全没了初来时的轻慢与玩世不恭的态度。

鹿宝儿站起身,微微点头回礼,笑道:“我知道,我没看错人。郭先生请坐,我要开始给你算了。你且闭上眼,思绪放空即可。”

郭羽西端坐着。

鹿宝儿握紧天眼,凝神静气,天眼发出一道金光,光芒中有许多画面一闪而过。

不过是一眼的时间,鹿宝儿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,一个呼吸后,她汗如雨下,两个呼吸后,她咬牙,双眼爆睁,肩膀抖了抖。

“收!”她一声娇喝,金光收回,一切恢复如常。

她放下天眼,平衡自己的呼吸,拿过手边的丝巾轻轻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等擦完,她才对郭西羽道:“可以了。”

郭西羽见她如之前一般端坐着,只是脸上多了几分倦意。

鹿宝儿直言,道:“死难在六十岁,可远离城市躲避,避过则寿长九十;“

“病难,乃是胃病所致,若是不注意会食不下咽,最后活活饿死;”

“心难,你有初恋藏于心中,若是不能割舍,会害你终身,甚至是祸及后代。”

“天劫,三十岁会遭受水灾,要记住千万不可远行;”

“人劫,小心身边刻意亲近讨好你的人,他会害你性命;"

"物劫,二十五岁的时候,你会因一件古董,被小人算计,若是不慎被算计,十年内官运压制,无法翻身;"

"爱人,不是你最爱的人,却能助你平步青云,相伴一生,保家富贵,儿孙福运。若是你爱的人,会毁你三代,害你性命;"

"近亲,无可信之人,与你最亲的人,你最要小心;"

"外人有衷心之人,也有表面笑脸,背后捅刀之人。越是让你觉得相处舒服,给你印象极好的人越是小心。事业中,主动出击,利益的等价交换更适合你的发展。”

郭西羽听完,心里像是压着一个沉重的石头,脑子像是要炸开,觉得晕乎乎的,既觉得不可思议,又不得不相信。

这些话透漏的重要消息太多,并且应验的也有。

他喜欢的人,是他仇人的女儿。

他最亲近的人是小姨,可以说相依为命十几年,感情深厚,若是遇到两难抉择的事情,她定会弃他于不顾。

她那性子,能忍也够狠!

郭西羽心里并不好受,“那我岂不是孤家寡人。”

“自古以来,王者都是孤独的,如果你不追求大富大贵,完全可以修身养性,早些弃了那些当人上人的念头,找一个与世无争之地,也可以富贵一生,安稳长寿。”

这……

郭西羽根本就不是一个甘愿平凡的人。

他叹了口气,对鹿宝儿郑重道:“谢谢!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我会提前布局,早作打算,勿要轻信他人,报仇也得量力而行,不可不计后果,伤人伤己。既然问题都知道了,我肯定不会让事情再发生。你入了秦家,相信不会轻易离开,以后我还会再来找你的!”

“你懂了就好。”鹿宝儿拿起茶水,叹了口气道:“我说了,只要避开这些,你的将来不可**。”

说他可以平步青云,走上高高在上的位置也不为过。

郭西羽抬手,恭恭敬敬道:“等我兑换了黄金给你送来,不过你答应我的话要算数。今日之事……”

“放心,行有行规,我岂是宵小之人。”

郭西羽笑,也对,宵小之人也不会有这等本事。

“鹿姑娘,这平安符……”郭西羽主动开口。

鹿宝儿拿起桌子上的符纸,递给郭西羽,道:“好好存放,碰到大事的时候带上,若是它保了你平安,再回来付款。”

“不赠送?”郭羽西笑着打趣。

“先用后付款,十万块一张。”

郭羽西见她这么自信,立即将符纸收好,回头用来试试。

郭西羽磨磨蹭蹭好半天不想走,明年他就二十五岁,他还想问些其他的事情。

于是,他拿起桌子上的水,一口喝完,笑着道:“茶不错,能再来一杯吗?”

他话刚落,楼梯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。

鹿宝儿抬头看去,见秦北也迈着尊贵无比的步子朝他们走来,随着他的靠近,整个空间都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息。

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挺直了脊背,将目光投向他。

郭羽西站起身朝秦北也笑着打招呼,道:“秦少早上好。”

秦北也没对他笑,走到沙发前,见保姆出来倒水,燥郁的眸子里含着几分冷意,道:“一杯水一千块,先把第一杯的钱付了。”

郭羽西一脸懵逼,“秦少就一杯水?”

“一杯水也是我家的。”秦北也掏出手机,点开二维码放在郭西羽面前,“先给钱,再倒第二杯,不喝就快点儿滚。”

郭羽西哑然,明显赶他走,他哪还敢再喝。

免费的他都不敢要了。

郭西羽朝鹿宝儿笑了笑道:“今日谢谢鹿姑娘,以后我还会再来。”

他强顶着背后一道冷冰冰的眼神,疾步出了秦家。

客厅气氛宁静的诡异。

鹿宝儿见他一副没睡好,浑身都长有倒刺见谁扎谁的样子,主动开口道:“昨晚是我不好,话没说清楚。我知道失眠很难受,才主动找你。今日我让保姆去药店抓药了,等会儿给你煎服两剂中药,再配合银针,症状肯定会得以缓和。”

秦北也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,悠悠开口道:“以后别在客厅给人看相算卦!”

“什么?”鹿宝儿脸颊烫了一下,随后反应过来,连忙道歉:“对不起,是我考虑不周,给秦家带来了麻烦。”

以后她会经常给人算命,也就经常有人来往,这对于一贯安静的秦家来说,最是忌讳。

她一时间竟然没想到这点。

秦北也睁眼,见她一副自责又羞愧的样子,眼里压制住的燥郁越发的浓烈。

“刚才你们说话,我在楼上听到了!”秦北也站起身,转身朝冰箱走去。

鹿宝儿一怔,不解道:“所以呢?”

秦北也从冰箱拿出冷藏矿泉水,就差给鹿宝儿脑门上贴上**的标签。

他没好气地上前,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脑门,“笨死了,也不知道怎么长这么大的。”

鹿宝儿:“……”

秦北也不搭理她,走到门口,对门口守着的余柘道:“把旁边的储物间重新装修一下,给鹿小姐专用。隔音效果,做好点儿。”

鹿宝儿心脏狠狠一缩,就是这一瞬间,心头涌上一股酸甜,小脸蛋悠然烧起来。

他说不要在客厅算命,不是嫌弃她带陌生人进门烦扰了大家,而是这里并不能替别人保密。

若是秘密被有心人听了去,恐怕会给她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。

他这是在替她考虑。

秦北也拿着水上楼,楼梯口,忽然腰被人一把从后面抱住,熟悉的熏香味袭来。

他脊背僵硬地挺直,人也愣住了。

排行榜